搜一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熱門文章 >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企一網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企一網

2020-02-22 08:20:44 標簽: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中國的國酒,不是白酒,更不是茅臺(600519),而是黃酒!上下五千年,中國人喝的都是黃酒,直到最近百余年,白酒才成為主流,所以‘’國酒茅臺‘’的商標永遠不可能被批準。黃酒行業,古越龍山(600059,股吧)是老大,沒爭議。

  2020新年伊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突發,給整個黃酒行業和產品銷售帶來了沖擊和挑戰。但為武漢打氣加油,傳遞中國的信心與力量,古越龍山替換原先在大屏幕上的產品廣告。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圖一

  十幾年前,黃酒和古越龍山售價低廉,品牌老化,偏安一隅,知名度低,現在,黃酒和古越龍山情況依舊,甚至被邊緣化的趨勢更加明顯,估計很多國人還不知道有黃酒這個品類。營收和利潤更是多年停滯,年度扣非凈利潤多則1.4億,少則千萬;黃酒行業上市三巨頭(古越龍山、會稽山(601579,股吧)、金楓)市值之和不如一瓶雞尾酒(百潤),更是讓人怒其不爭!

  梳理古越龍山近年業績,2018年古越龍山營收17.17億元,同比增加4.87%;凈利1.72億元,同比增加4.69%。10月25日最新公布的2019年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古越龍山營收12.6億元,同比下降0.9%;凈利潤1.20億元,同比增長4.66%。

  數據對比可發現,古越龍山近年來業績逐漸回暖。此外,三季報經營數據顯示,古越龍山前三季度中高檔酒收入為8.61億元,同比增長2.52%。具體地區業績方面,上海地區銷售收入為3.24億元,同比增長10.83%,但是在浙江、江蘇等其他地區皆有所下降。可見,古越龍山一年多來的業績已小有成效,但在高端化和全國化上,古越龍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回顧古越龍山的過去,就是一部大v的點贊史,從1959年周總理親批308畝土地建設中央酒庫,并將古越龍山作為釣魚臺國宴用酒,敬外賓的第一杯就是古越龍山,后期眾多領導人點贊。

  目前古越龍山的中央酒庫存酒已經超過1100萬壇,總存酒量突破了30萬噸,最早的藏酒為1928年生產,評論酒齡已經超過了10年,如果把古越龍山看成一棵樹,這一定是一棵黃花梨,堅硬粗壯。

  20018年之前的21年,古越龍山就像一棵烏木,深埋水底,2018年之后,古越龍山的一些變化就像老樹冒出了新芽。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圖二

  2018年6月20日,古越龍山更換領導層,錢肖華任董事長,柏宏任總理。

  2018年9月19日,古越龍山與釣魚臺國賓館簽約,古越龍山向釣魚臺國賓館提供國禮用酒和國宴用酒,合作時間為2018年—2021年。

  2018年底,古越龍山定下2019營收,凈利雙十增長目標。

  2018年12月,古越龍山獨家冠名每年一次的女排世俱杯賽。

  2019年5月,紹興東浦黃酒小鎮調整規劃完成。

  2019年5月16日,古越龍山國釀1959高端酒上市,限量白玉版售價1959元,限量8000瓶,為40年年份酒。

  2019年7月11日上午,浙江古越龍山紹興酒股份有限公司與京東超市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疫情突發的2020,黃酒中的大V古越龍山破局何在? 圖三

  2019年三季度,毛利率同比從35.7%上升到39.2%。

  2019年三季度,扣非利潤同比增長11%。

  2019年10月9日,國資委股權劃轉至國有資產經營公司。

  2019年11月8日,紹興被授予為黃酒之都。

  2019年11月11日,古越龍山躍居京東,天貓黃酒銷售第一。

  相對于白酒、啤酒,黃酒市場依然成為邊緣化產物是不爭的事實。古越龍山的業績就像黃酒行業的一個縮影——在酒類的市場逐漸失去話語權。高端化能否帶領黃酒品類走出困境,還未可知。

  來自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黃酒產量334.8萬千升,同比下降1.56%。相對應的,白酒、啤酒同期產量分別為87.12億升、506.2億升。

  從銷售地區來看,黃酒的發展已被困在江浙地區多年。古越龍山2019年半年報顯示,公司68.35%的營業收入來自江蘇、浙江、上海。2018年全年,黃酒行業57.02%的銷量來自浙江省。

  古越龍山在其半年報中承認區域性的限制:“黃酒消費一直努力走出傳統區域,消費區域已從江浙滬等傳統區域向皖贛閩等周邊地區及北方有黃酒消費基礎的部分地區擴大,但進程較為緩慢,黃酒在全國的消費有待進一步普及。”

  2019年8月,古越龍山清算了成立18年的深圳酒業公司。對于清算原因,公告解釋稱是由于該公司業務增長不快,且對公司開拓廣東市場有所制約。

  2019年5月,古越龍山推出了對標53度飛天茅臺的新品國釀1959白玉版,售價高達1959元/瓶,并稱要以控量+控價模式來操作,打破黃酒的價格天花板。

  10月15日,古越龍山曾對外表示,“國釀1959”(青玉版)銷售良好,截至目前,已實現含稅銷售收入逾380萬元。此外,“國釀1959”(白玉版)在推出5個月之后,已經完成了全年任務的70%,即5600瓶的銷售。酒訊君查詢古越龍山天貓旗艦店了解到,目前國釀1959白玉版月銷量為16件。

  業內人士認為,古越龍山此番推出千元高端酒更像是一種試水,小范圍的流通很難預測黃酒高端化真正的成效。除此之外,在品牌影響力和市場認知度較低的情況下,古越龍山的高端化前景或許不會太樂觀。

  從消費者認知層面來看,黃酒與白酒相比有天然劣勢。大部分消費者潛意識認為高度白酒可以稱之為高端,但普遍低度的黃酒很難打破這一固有消費認知。換言之,黃酒高端化的前提之一,應該還有市場教育一環。但就目前區域性發展的行業現狀來看,依然是一項挑戰。

  10月,古越龍山對外宣布,公司正在研發酒精度為40.8度的黃酒,已經在實驗室試驗成功,尚未推向市場。同時企業強調,傳統的酒精度為14度的國釀黃酒產品,是現在和將來國釀系列的主要產品。

  就目前來看,高端化的黃酒成效還未顯現。數據顯示,2018年,古越龍山中高檔酒的毛利率為47.7%,同期,以中低端白酒為主的順鑫農業(000860,股吧)的酒類產品的毛利率也接近50%。黃酒與白酒的高端化差距顯而易見。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