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一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熱門文章 >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企一網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企一網

2020-02-22 07:49:42 標簽: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新年伊始,捷思英達生物醫藥技術(上海)有限公司(簡稱:捷思英達)迎來了第一個好消息:公司自主研發的細胞外蛋白調節激酶1/2(ERK1/2)口服小分子抑制劑JSI-1187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臨床試驗許可(IND)。

  捷思英達創始人張勁濤博士表示:“2019年是捷思英達的一個豐收年,我們分別向中國藥監局(NMPA)和美國藥監局FDA遞交了新藥臨床批件申請,同時成功引進了一個原創抗癌新藥臨床產品。”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圖一

  捷思英達的創始人張勁濤博士畢業于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之后赴美國芝加哥大學化學系從事博士后研究,并在美國芝加哥大學Ben May癌癥研究所工作。

  張勁濤博士是2002年中國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獲得者,在創業之前,曾任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MediChem Research和DeCode Genetics的部門總監、科創板上市企業上海美迪西的聯合創始人和CEO。從上海美迪西離職后,他便開始了二次創業,創辦了新藥研發企業--捷思英達。

  張勁濤博士在受訪中表示:從創辦生物醫藥外包服務企業(CRO)到創辦新藥研發企業,這是一個極具挑戰性的轉型,業界里有好幾個從CRO轉型到新藥研發的成功例子,例如:2019年被輝瑞制藥以116億美金收購的Array BioPharm,早年在美國從事CRO業務;百濟神州的創始人之前也是CRO創業者出身。

  當然,CRO業務和創新藥研發是兩個不同的商業模式——CRO業務特點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客戶越多越好,員工越多越好;而創新藥研發則需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新藥開發管理團隊,能夠力求快速高效地建立自己的產品管線。

   硬核研發管理團隊:人均25年研藥資歷,研發管理及國際商務經驗豐富

  毋庸置疑,捷思英達作為一家開發小分子抗腫瘤新藥的研發企業,決定公司研發管線高度的關鍵性因素是藥物研發團隊的研發管理能力。而捷思英達的研發高管團隊正是一支既有成功創業經驗及跨國大公司新藥研發和管理經驗,又有豐富的立項選題和研發方向把控能力,更有出色的國際商務拓展能力的硬核團隊。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圖二

  公司常務研發副總裁利群博士有著29年小分子原創新藥的研發和管理經驗,在美國和中國領導和參與了10個臨床候選藥物的研發,其中一個新藥產品在美國進行臨床三期,新藥產品涉及靶向腫瘤、腫瘤免疫、代謝疾病等多個領域。

  利群副總裁為北京大學博士,后赴美國麻省波士頓學院化學系從事博士后工作,曾先后擔任美國雅培實驗室醫藥產品部資深主管,上海白鷺醫藥、睿智開拓者化學首席科學官(CSO)等職位。

  公司副總裁王紹暉博士有著24年的生物學研究和新藥開發經驗,曾領導和參與了腫瘤、神經免疫及再生醫學的新藥研發項目,其中多個項目已進入臨床試驗,參與研發的IDH1/2抑制劑在美國獲批上市。王紹暉副總裁畢業于北京大學,并先后在美國Rochester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在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和Notre Dame大學完成博士后研究。曾任GSK(中國)研發中心副總監、睿智化學生物部執行總監、美國Anadys Pharmaceuticals資深科學家。

  負責美國臨床開發的首席醫學官(CMO)梅爾斯博士是血液學家和腫瘤學家(board certified hematologist and oncologist),有38年臨床開發經驗,共領導和參與過250多個臨床試驗,其中六個產品獲得美國藥監局批準上市。梅爾斯博士曾在多個大中型生物醫藥企業和藥企臨床開發部門擔任副總裁等高級職位。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捷思英達:雙輪驅動模式搭建抗癌新藥管線,國際首創新藥即將進入1b/2a臨床試驗 圖三

  負責美國臨床開發的首席開發官(Chief Development Officer)帕拉蒂索博士有32年的臨床開發經驗,至今為止成功完成十幾個臨床批件的申請,參與和管理的臨床開發項目中有11個產品獲得美國藥監局批準上市。帕拉蒂索博士曾在美國多個大中型生物醫藥企業和藥企臨床開發部門擔任中高級職位。

  雙輪驅動商業模式:以自主研發為主,同時引進國際新藥臨床產品

  捷思英達堅持走以原創抗癌新藥的研發為主的道路。張勁濤博士在受訪中表示,在新藥研發競爭日趨激烈的形勢下,持續的創新開拓能力是公司的活力所在。因此,捷思英達選擇了“雙輪驅動”的商業模式,即以自主研發為主,保持公司創新藥研發的可持續性;同時引進國外新藥臨床產品,豐富公司產品管線,加速業務發展。

  在不到三年的時間里,公司成功地將自主創新ERK1/2激酶抑制劑產品JSI-1187推進到臨床階段。目前國際上ERK1/2新藥開發的領跑者仍然處于臨床1b/2a階段,涉及的適應癥包括RAS或者RAF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黑色素瘤,腸癌等惡性實體腫瘤,捷思英達的JSI-1187在某些適應癥的開發上很有機會跑到國際領先地位。

  除此之外,捷思英達還有兩個創新藥項目即將提名候選藥物,公司在開發新藥的質量、速度和數量方面充分展示了研發團隊豐富的專業經驗,強大的執行力和管理能力。

  在開展自主研發業務的同時,公司也注意到,最近幾年隨著基因測序的普及和腫瘤新靶點的不斷發現,制藥企業和研究機構投入大量的資源開展腫瘤轉化醫學研究,探索新的生物標記物(Biomarker)和藥物聯合治療方案。這些最新研究成果使得業界能夠在新的視野下,更精準的挑選病人入組臨床試驗,給新藥研發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會。

  因此,捷思英達確立了自己的目標,要成為最早捕捉到這類新藥研發機會和商業機會的公司之一。在這一思路指引下,公司的商務團隊和研發團隊經過一年的努力,成功的引進了國際首創(first-in-class)的臨床產品-選擇性Aurora A激酶抑制劑JSI-1534(海外研發代碼VIC-1911)。

  在過去的十年里,多數大藥企都有Aurora激酶抑制劑的開發,先后有20多個產品進入臨床試驗,但絕大多數臨床試驗最終以失敗而告終。近年的研究表明,上述臨床試驗失敗的主要原因是產品選擇性不夠好,從而產生骨髓抑制的毒副作用。

  目前國際上具有高度選擇性,沒有明顯骨髓抑制毒副作用的Aurora A抑制劑臨床產品僅有兩個:其中一個臨床一期產品在2018年被禮來藥業花費五億多美元收購,主要用于RB1缺失小細胞肺癌和CDK4/6抑制劑治療后ER+乳腺癌耐受的新藥開發;而另外一個臨床一期產品就是捷思英達引進的JSI-1534。

  JSI-1534在美國已經完成了臨床1a期試驗,臨床上證明沒有明顯的骨髓抑制副作用,研發進展在國際上處于“獨二無三”的有利地位。更令人驚喜的是,最近一年在國際著名期刊發表的研究報道顯示,JSI-1534有更廣闊的臨床應用前景:

  (1)2019年1月,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CSF)的研發團隊在《Nature Medicine》雜志上發表的的臨床前數據表明,Aurora A抑制劑可以延緩或抑制EGFR抑制劑奧希替尼耐受的產生,也就是說JSI-1534和奧希替尼等EGFR抑制劑聯用,有望改善EGFR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的一線治療效果;

  (2)2019年8月,美國西北大學研究團隊在《Clinical Cancer Research》發表了由研究者發起的臨床試驗結果,研究結果顯示,Aurora A抑制劑在治療骨髓纖維化比已經上市的JAK2抑制劑更優越,有望真正逆轉骨髓纖維化,并有可能改善病人的貧血癥狀,這一臨床研究成果被業界專家點評為: Aurora A抑制劑有機會成為下一個治療骨髓纖維化的重磅炸彈新藥(Being a next “Mega-hit”therapeutic alone or in combination with ruxolitinib to treat myelofibrosis)。

  (3)2020年1月美國紀念斯隆-凱特林癌癥中心(MSKCC)的研究團隊在《Nature》雜志上發表研究論文,指出目前處于臨床開發階段的網紅抗癌新藥-KRAS G12C抑制劑,之所以在病人中只能發揮有限的療效,主要原因是癌細胞產生了耐受,并提出解決KRAS G12C抑制劑耐受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Aurora A激酶抑制劑和KRAS G12C抑制劑聯合使用;

  癌蛋白KRAS的突變發生于大約25%的癌癥病例中,且與極差的疾病預后有關。針對KRAS靶點的新藥開發一直是國際新藥研發的難點。2019年因美國安進等公司公布了令人振奮的1期臨床數據,業界對KRAS抑制劑重新燃起了希望,2020年1月,默沙東宣布達成25億美元的KRAS抑制劑戰略合作,進一步表明制藥公司對KRAS這一靶點成藥的期待。捷思英達通過對藥物作用機制的深入研究,以不同藥物作用機制,單藥或者藥物聯用的多種策略,全方位開展針對KRAS突變惡性實體瘤的新藥研發。捷思英達采用自主研發和產品引進雙輪驅動的商業模式,公司研發管線很快體現出1+1 > 2的協同優勢。

  張勁濤博士表示,2020年將是捷思英達快速發展的一年,JSI-1534將在美國開展針對多個適應癥的1b/2a臨床試驗,JSI-1187將在美國開展臨床1期試驗。同時JSI-1534和JSI-1187也在中國啟動臨床試驗申請。

  幸運的是,捷思英達在肺癌、黑色素瘤和骨髓纖維化等領域都邀請到美國頂尖的臨床專家主持和指導臨床試驗,這些專家來自哈佛大學麻省總醫院、哈佛大學丹娜法伯癌癥研究院(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和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癥中心等著名研究機構,大多數專家是相關藥物作用機制的原創發現者。

  這使得公司的研發團隊有機會在新藥研發的國際前沿領域向有關專家學習,和他們交流與分享,確保臨床試驗高品質,順利地進行。這也從一個側面體現了業界對捷思英達新藥開發理念和新藥項目的認可和支持。

  在資金方面,公司有幸得到了博遠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的支持。在采訪的最后張勁濤博士表達了自己的愿景:新藥研究是一段和時間賽跑的旅程,期待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和捷思英達結伴同行,高質量、高效率地把新藥研發項目繼續向前推進。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